比赛

<span style=John Surtees 驾驶着NART-liveried 为法拉利车队在 1964年获得了F1冠军" />

法拉利曾用蓝白色赛车参赛

在1964年的两场比赛中,法拉利赛车改用蓝白色代替了红色
撰文

Richard Aucock

在大奖赛车的早期,车队的赛车颜色一贯采用其国家代表色。于是,红色不但是意大利传统的赛车颜色,也是法拉利车队的代表色。此外,一些私人法拉利车队也采用红色,以及Rosso corsa(赛车红)是第一辆法拉利大奖赛赛车125 F1用的颜色,并且从那时起用于所有法拉利一级方程式赛车之上。但是,仍然出现了一些特例......

 

法拉利赛车势力于60年代早期迅速地扩张。一个特别成功的例子为1962年的250 GTO,这款车赢得多项跑车赛胜利。于是,这是一辆不折不扣的传奇跑车款。为了符合比赛标准,除了质量之外,并有数量的要求-于是,汽车制造商必须建造一定数量的公路车。当国际汽联FIA 官员来访马拉内罗计算汽车的数量时,传闻指出:法拉利建造的汽车数量仍不足够 - 于是采用取巧的方式移动厂内的汽车,使其获得重复计数。

1999年法拉利F399在Spa Francorchamps赛道上使用了官方F1标志


无论此说法是否属实,其他竞争团队就此对国际汽联表示抱怨与不满。于1964年结束前,法拉利还有另一辆250 LM赛车准备比赛 - 但发生了令全球赛车界料想不到的情形,国际汽联居然拒绝对这辆赛车进行认证。恩佐已满腹怨气,尤其是连意大利赛车运动管理机构ACI都不支持法拉利车队时,他更加愤怒不已。

 

恩佐立即做出反应。他将竞赛执照退还给意大利赛车运动管理机构ACI,并扬言再也不以代表意大利的rosso corsa红参加任何车赛。这发生在1964年F1赛季仍剩下两场比赛时,恩佐并在下一场比赛中,说得到做得到。比赛在北美的沃特金斯格伦国际赛道(又称格伦赛道)举行,车队名字不是法拉利,而改成北美赛车队NART。

 

此外,158 V8赛车并改用全新外观,车身以蓝色为底色,车顶加上宽版的白色条纹。两位NART赛车手分别为:英国的约翰·苏提斯和意大利的洛伦佐·班迪尼,加上一位新上任主管 - 法拉利的美国进口商Luigi Chinetti,他过去已派出法拉利赛车在北美赛车活动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法拉利黑灰色鼻翼向2001年9月11日袭击事件的受害者表达哀痛

 

苏提斯在格伦赛道获得第二名。于是,本赛季最后要在墨西哥大奖赛中决一胜负 - 由于与国际汽联的争议仍未解决,法拉利再次以蓝白相间的NART身份参赛。这场比赛精彩万分,苏提斯奋力拼搏并不负众望获得第二名 - 于是赢得足够的积分,法拉利如愿赢得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

 

这次胜利并成为法拉利辉煌历史的重要一页。苏提斯已经是顶尖摩托车手,为两轮赛车世界冠军。如此一来,他成为唯一一位称霸两轮和四轮运动的赛车手。然而,较罕为人知的事实是,苏提斯也是唯一一位在法拉利车队中,驾驶非红色法拉利而成为世界冠军的F1车手。

 

当然,争议最终得到了解决,于是自1965年开始,法拉利又再次以红色赛车参赛,一直持续到今天。然而,近年来,法拉利偶尔会以其他造型参加F1车赛。1999年,法拉利派出F399赛车-外观采用官方F1标志取代万宝路赞助商,由Eddie Irvine和Mika Salo驾驶(代替在银石赛道事故断腿的迈克尔舒马赫)。


这个特殊的数字标志着法拉利参加了800届大奖赛


另外于2001年的蒙扎赛中,法拉利红色赛车搭配了黑色车头,则是为了向9月11日纽约袭击事件中的遇难者致哀。法拉利获得车队的赞助商同意,暂时不出示其标志的情况下参赛 - 车身是纯红色未加其他装饰。

 

2005年的法拉利F2005赛车也在巴林大奖赛中使用黑色车头,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辞世。此外,法拉利也在欢庆时刻改变造型,跃马在2010年土耳其大奖赛期间采用特别的外观,以庆祝法拉利车队的第800届大奖赛。这场重要的赛事是纪念F1赛车运动中,历史最悠久的车队的一个隆重的方式。

 

不久前,法拉利车队在2017年蒙扎大奖赛上庆祝70周年,并在发动机罩上设计了特殊的“Livrea 70(70周年造型)”标志。最近一个特殊赛车外观造型为2018年日本大奖赛上,当时长期赞助合作伙伴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新推出了独特的“Mission Winnow”品牌声明。

Ferr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