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摄影:Olivier Metzger 和 Alessandro Gandolfi

虚拟赛车世界

一级方程式赛车终于在7月5日重新开幕。 但是,在赛事暂时陷入停摆的期间我们赛车手有效的采用了替代方法。我们来看看法拉利车队成员”- 查尔斯·勒克莱尔,其它法拉利驾驶学院青年才俊,以及专业模拟驾驶员- 如何利用模拟器进行培训,促使他们的技能与时俱进。并且仍然能够感受到赢得胜利的成就感
撰文

Davide Marchi

由于新冠状病毒疫情2019年底在中国爆发,并于去年冬天在欧洲各国流行,因此今年的F1赛季被迫停摆。由于整个活动处于停滞状态,车手查尔斯·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塞巴斯蒂安·维特尔(Sebastian Vettel)以及参与各类别竞赛的法拉利驾驶学院车手都必须待在家里。但这并不意味着Scuderia的菁英们就这么放弃准备了,而是大家都接受了暂时利用模拟器,手握虚拟汽车方向盘的锻炼模式。对于那些习惯于将驾驶舱视为办公室的人来说,这般的速度刺激也实在太强大了。

即使是顶尖车手查尔斯·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塞巴斯蒂安·维特尔(Sebastian Vettel),因为家里没有模拟器,因此立即下决定采购。这些模拟器和马拉内罗的“spider(蜘蛛 - FDA学员取的别名)”很不一样。
但那不重要:透过在使用该机器,可以让车手们保有对方向盘的感觉,训练反射技巧,并且最重要的是,借此驾驶员和围场的朋友能够交流,在广泛的赛事类型中相互挑战。

查尔斯·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的弟弟亚瑟(Arthur)今年早些时候加入了法拉利驾驶员学院 摄影:Olivier Metzger
查尔斯·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的弟弟亚瑟(Arthur)今年早些时候加入了法拉利驾驶员学院 摄影:Olivier Metzger

F1主办单位看到在线赛车运动的热门度迅速增长,因此决定抓住机会尝试网络赛车,于是“ We Race On”诞生了。这个创新计划以虚拟大奖赛代替由于Covid-19而被推迟的真实比赛。F1邀请所有车队参加,法拉利当然也接受挑战,派出一年前以参加电竞锦标赛而特别成立的FDA Hublot Esports 电竞车队。而两种不同的比赛类别为:Pro Exhibition Race,专为专业模拟驾驶员提供,例如David Tonizza和最近FDA招募的Enzo Bonito;和虚拟GP,让真正的F1赛车手,赛车界往日的荣耀车手,以及其他运动的名人及“明星系统”能够互相挑战。

Leclerc很快就进入了的模拟器锻炼模式,并接受Tonizza和Bonito的专业培训。这两位电竞冠军受到史无前例大规模培训Scuderia车手的要求,他们希望学会所有秘诀,以便在虚拟车赛中更快的速度飞驰。“我与FDA的查尔斯和其他专业驾驶员接触,向他们解释使如何利用模拟器获得最大收益的驾驶技术,”现任一级方程式电竞冠军Tonizza解释道。

“我对他们的专业态度印象深刻。那是种不低估任务的难度并追求完美的态度。”

一级方程式电竞冠军大卫·托尼扎(David Tonizza),在他的模拟器上练习 摄影: Alessandro Gandolfi / Parallelozero
一级方程式电竞冠军大卫·托尼扎(David Tonizza),在他的模拟器上练习 摄影: Alessandro Gandolfi / Parallelozero

经过一番准备之下,来自摩纳哥的车手与Virtual F1组的其他成员一起参加了赛季的第二场车赛。在勒克莱尔方面,在虚拟越南大奖赛中(他用模拟的墨尔本赛道作为准备,因为上一届2019年F1不包含河内赛道),与他的兄弟亚瑟(Arthur)为伍。查尔斯(Charles)同时成为Twitch(亚马逊在线多人游戏服务,是模拟驾驶迷的首选平台)的专家用户,他赢得了首场比赛以及中国虚拟大奖赛。

查尔斯已经赢得了两场真正的大奖赛。但他毕竟是一位22岁的男孩,他立即意识到电子游戏世界是与人群保持联系的好方法。

除了模拟器上,查尔斯的一天的时间分配在培训和社交活动之间,包括送餐点给一群摩洛哥老年人。这位年轻的赛车手说: “目前世界上正发生可怕的事。” “我相信赛车手像其他运动员一样,必须对人群做出一些贡献,共渡难关。我注意到人们观看我的比赛是种乐趣,他们也喜欢比赛之外与我互动,所以我决定尽可能地活跃,并尽量制造平和与轻松的气氛。” 为了娱乐他的粉丝,他甚至穿着香蕉服装参加在线比赛。
 

法拉利车手学院Hublot电子竞技团队最新招募Enzo Bonito 摄影: Alessandro Gandolfi / Parallelozero
法拉利车手学院Hublot电子竞技团队最新招募Enzo Bonito 摄影: Alessandro Gandolfi / Parallelozero

许多其他FDA车手也加入了查尔斯的“ We Race On”虚拟GP计划:如Callum Ilott,Enzo Fittipaldi,查尔斯的兄弟Arthur和Antonio Preoco,他曾是Prema Formula 2的一员,目前是FDA教练。甚至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也驾驶虚拟布拉汉姆(Brabham)赛车,加入了一场历史重演赛事。

当全世界都在等待真正的F 1赛事重新开始时,虚拟赛车活动提供了粉丝们另类的刺激。现在是回到非虚拟的真实赛车世界的时候了。
 

Ferr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