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摄影:Getty Images

法拉利车队荣获世界赛车锦标赛“车队”总冠军

法拉利车队 (Scuderia Ferrari) 凭借出色的团队合作第九次捧起“车队”总冠军奖杯。

这是一个变化莫测、出人意料的赛季——战斗到最后一刻;尽管最后的冠军不是大多数人所预料的,但这对于 F1 而言就是对 1999 年的概括。这一年,法拉利车队时隔 16 年再度赢得“车队”总冠军,上一次还是勒内·阿诺克斯 (René Arnoux) 和帕特里克·塔姆贝 (Patrick Tambay) 驾驶 126 C3 车型时。

整个冬天,法拉利通过位于马拉内洛 (Maranello) 的新风洞对 F399 进行了微调;这个风洞由伦佐·皮亚诺 (Renzo Piano) 设计,已经可以完全投入使用。当年的赛季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拉开帷幕。当时,迈凯伦 (McLaren) 车队的冠军们独占鳌头,完全占领了第一排。但对他们而言不幸的是,这一年他们遇到了迈克尔·舒马赫 (Michael Schumacher),一个已经开启了冠军之旅的勇猛斗士,看看他在刚刚过去的 1998 年的风云表现就知道了。

排位赛时的离合器故障使舒马赫的单座赛车此时只能排在后面出发,但是,迈凯伦的“冠军们”在一个一个有如离弦之箭开出去之后,不过几圈工夫便又一个接一个败下阵来。另一位法拉利的车手埃迪·埃尔文 (Eddie Irvine) 抢占了第一的位置,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赢得胜利。

1999年Silverstone GP的起始 :舒马赫和哈基宁(第一排),欧文和库特哈德 摄影:Getty Images
1999年Silverstone GP的起始 :舒马赫和哈基宁(第一排),欧文和库特哈德 摄影:Getty Images

但所有人都在等待米卡·哈基宁 (Mika Hakkinen) 与迈克尔·舒马赫的对决——下一场比赛开始,他们重新开启了各自的关键角色。迈凯伦车队的芬兰车手米卡·哈基宁赢得了巴西站的胜利,但德国车手舒马赫在伊莫拉 (Imola) 一站扳回一局,令观众们陷入疯狂喜悦。而在墨西哥,舒马赫甚至是“二过一”进攻中的一位。哈基宁赢得了巴西和加拿大比赛的胜利——因为舒马赫不小心撞上了著名的“冠军之墙” (Wall of Champions);而巴黎的疯狂之战最终被本来无望获胜的乔丹 (Jordan) 车队的海因茨-哈拉尔德·弗伦岑 (Heinz-Harald Frentzen) 获得胜利。

7 月 11 日,英国大奖赛 (GP) 在银石赛道 (Silverstone) 开战。最初是迈凯伦车队领先,继而是埃尔文和舒马赫;而雅克·维伦纽夫 (Jacques Villeneuve) 和阿列克斯·扎纳尔迪 (Alex Zanardi) 的赛车还停留在起跑线处,所以赛事管理方亮出了红旗。此时已开到前方的车手们已经到达了 Stowe 弯道,舒马赫正在那里尝试向埃尔文发起进攻,但他因为刹车出现故障而没办法把赛车停下来,结果高速撞了保护轮胎。舒马赫马上尝试用胳膊把自己推出驾驶室,但他在这过程中意识到右腿无法正常运动,无奈又跌回了赛车内。他在这次冲撞事故中把胫骨和腓骨都撞坏了,而考虑到“车手”冠军头衔之争,可以说,他的整个赛季到这里也就结束了。此时的比赛属于库特哈德 (Coulthard),他领先于埃尔文,后者因此成了法拉利车队的领先车手。那时哈基宁以 40 积分领先舒马赫和埃尔文,后两者均为 32 积分。

迈克尔·舒马赫(Michael Schumacher)在1999年的银石大奖赛中驾驶法拉利F399 摄影:Getty Images
迈克尔·舒马赫(Michael Schumacher)在1999年的银石大奖赛中驾驶法拉利F399 摄影:Getty Images

“战场升级”似乎增强了埃尔文的士气,同时由于迈凯伦的车手之间缺乏团队合作,他赢得了奥地利和德国站比赛的胜利。与迈凯伦车队的不和谐形成反差的是,法拉利车队用芬兰车手米卡·萨罗 (Mika Salo) 作为舒马赫的接替被证明是必要之举。

在匈牙利,哈基宁又一次获得胜利,但埃尔文却因一个错误在距离终点还有八圈的时候不得不离开赛道,进而将第二名拱手让给了迈凯伦车队的另一位选手库特哈德。尽管如此,埃尔文领先哈基宁两积分。在接下来的三场比赛中,芬兰车手哈基宁和英国车手库特哈德分别只拿到了少得可怜的 8 分和 4 分,但是已经足够迈凯伦车手哈基宁在还剩两场比赛时重新登顶排行榜。

迈克尔·舒马赫(Michael Schumacher)与让·托特(Jean Todt)庆祝他在1999年圣马力诺大奖赛上的胜利 摄影:Getty Images
迈克尔·舒马赫(Michael Schumacher)与让·托特(Jean Todt)庆祝他在1999年圣马力诺大奖赛上的胜利 摄影:Getty Images

舒马赫在马来西亚华丽回归。他给法拉利车队做了个典范——拿下了杆位,然后允许埃尔文在比赛一开始时超过他,精明地将哈基宁的速度降下来、迫使他掉到了第三名。最后一轮对决于两周后在日本展开。埃尔文领先四积分,而在车队排行方面,法拉利车队同样领先迈凯伦车队四积分。埃尔文在周末赛中立马来了个复杂的转折:这位来自北爱尔兰的车手遭遇了灾难性的挫败——退出赛道,影响了排位。

舒马赫获得了杆位,但哈基宁在开始的时候跑到了他前面;两位保持着几秒的差距,但舒马赫发起进攻未果,否则会巩固埃尔文的第三名。最后哈基宁获得了世界冠军,埃尔文挫败,但好在还有“车队”冠军在手,终于为漫长、折磨的赛季画上了令人满意的句号。这是法拉利车队第九次获得“车队”总冠军,而后面几年还有更多的冠军被该队拿下……

Ferr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