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原色

原色

一位顶尖的平面设计师叙述为何某些色调永远格外地出众诱人
撰文

Riccardo Falcinelli

恩佐法拉利说,当要求任何一个孩子画辆车时,他总会将车画成红色的。
法拉利的红色的确已经成为一种理所当然的特色。 红色几乎等于是法拉利的专属色彩。
当然,还有红色的玛莎拉蒂和阿尔法罗密欧,但这两个品牌均没有获得相同的文化象征地位。

为什麽一种颜色可以勾起大众共同的直觉印象。
为什么存在法拉利红,却没有所谓奔驰灰?
在现代,不同颜色可以代表不同品牌:比方说红色让人想到可口可乐,而蓝色则想起百事可乐。各种颜色能够表达其所属的思想和价值系统。

几年前,美国市场研究人员对办公室员工进行了实验,试验中提供了两种颜色的铅笔-黄色和绿色。
一周后,大多数人都偏好黄色铅笔,而抱怨绿色铅笔很难削又容易断裂。事实上两支铅笔的质量完全相同。

原因是,150年来最畅销的铅笔刚好就是黄色。于是黄色就成为铅笔的首选颜色。于是,颜色通常能构成一种想法,一种期望。某些颜色与使用它们的物件合为一体,以至于难以想象这个物件会是另一种色调。
就像我们看到以上例子,黄色铅笔代表了好铅笔,甚至可以让人直觉认为它优于其实品质是完全一样的绿色铅笔。

488 Spider则采用32.22克拉缅甸蓝宝石的丰富色调做成'Blu Corsa'色彩
488 Spider则采用32.22克拉缅甸蓝宝石的丰富色调做成'Blu Corsa'色彩

有时这个想法,取决产品是否夺得先机有关。1998年,Apple首款iMac代表了设计前卫,因此其半透明和明亮的色调也别出心裁。
iMac以其鲜艳的彩虹色调而闻名:如抢眼橘色和绿宝石色。加上Apple以悉尼邦迪海滩(Bondi Beach)蔚蓝海洋色泽命名的“邦迪蓝”(Bondi Blue)深蓝色。
当其他竞争对手纷纷跟进制作彩色电脑时,Apple再次脱颖而出,专注于极简主义:全白、黑色、银色。

以类似的方式,在1845年,着名的纽约珠宝商蒂芙尼(Charles Lewis Tiffany)将他产品目录封面选用绿松石色。从那一刻起,此高雅的绿色即成为品牌的独特之处。

虽然它是美国黑鸟蛋的颜色,但这种选择让人回想起维多利亚时代新娘出嫁时的习俗,就是送她们娘家仆人镶有绿松石的胸针。

法拉利330 GT根据精美的4.22克拉菱形切割祖母绿的颜色设计成优雅的'Verde Abetone'色彩
法拉利330 GT根据精美的4.22克拉菱形切割祖母绿的颜色设计成优雅的'Verde Abetone'色彩

类似的例证在汽车界也比比皆是。
近一个世纪以来,红色一直是速度和运动界之傲的代名词。在20年代,rosso corsa(赛车红)’由当局决定为正式比赛中代表意大利汽车在体育竞赛中易于识别十分重要,因此早期规定法国队以蓝色作为代表色参加比赛,德国用白色车参赛,英国用绿色车参赛,比利时队则用黄色赛车。

红色的颜色比任何其他颜色都更加抢眼,独树一格并且从远处可见。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人们倾向于避免在日常生活中用到红色 - 在城市内很少有人会穿红色衣裳。

因此,当问“为什么一种颜色比其他颜色效果更好?”时,我们必须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问题。法拉利红色的成功并非为选择了比其他车手更好的颜色;相反的,多年来的赛车运动成功赋予红色特殊意义和一系列的价值。

所以颜色与各种成功的品牌有关。有许多黑色为代表的品牌,但只有香奈儿最为出名;有各种选择绿松石色的公司,但只有蒂芙尼令众人向往。

聪明的营销不只是简单地选择正确的颜色就可行。相反地,品牌本身必须持续其成功,不断赋予其相关价值。

All precious stones images are supplied by Graff

 

 

Ferr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