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恩佐传奇的沟通作风

恩佐传奇的沟通作风

2019年2月18日这天,是恩佐法拉利的121岁冥寿。让我们怀缅恩佐不朽的传奇
撰文

Chris Rees

虽然出生于1898年2月18日的恩佐,与如今时空阴阳相隔,但我们仍然可以透过他所遗留下的大量笔记、信件和故事来了解他本人。

法拉利40年来的比赛成绩均受到完整严谨的保存。这些资料以年份区分,成为法拉利过往赛车活动的精彩回忆录。恩佐的儿子皮耶罗更保留了父亲所有约会和重要电话内容,及其亲手写下的笔记和评论。

从比赛报告当中,我们特别能够一窥为何这意大利制造商,能够在集中于英国的众多制造商及车队中,始终脱颖而出。恩佐法拉利总会仔细倾听、理解到手的准确车赛报告,接着做出明智决定。

恩佐这种做法透露了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他必须掌握技术方面的细节。例如,恩佐毫不犹豫地从一贯使用的V12发动机改用四缸发动机 - 此举让法拉利获得两项世界冠军 - 辗转又改用V6发动机。当恩佐决定一级方程式赛车必须配备涡轮增压发动机时,他也立即明确订立了相关的技术要求。


恩佐不但身为法拉利的指挥官,也是果断的决策者:而且不容任何讨论的余地。当1977年尼基劳达对外宣布他将在赢得两次世界冠军后离开法拉利车队,恩佐对此极为反感。距离冠军赛结束仍有三场赛时,劳达一如往常在经常下榻的马拉内罗酒店过夜,将公司给配的菲亚特131留在停车场。一早醒来,汽车已经消失无踪,于是他打电话给法拉利抱怨车子被偷。劳达得到的答复是: 车子并不是被偷。而是法拉利已收回了这辆车。


Enzo Ferrari对他的车手要求非常严格。 图中他正与车手Chris Amon交谈
Enzo Ferrari对他的车手要求非常严格。 图中他正与车手Chris Amon交谈

 

即使对深受恩佐喜爱的吉尔·维伦纽夫(Gilles Villeneuve),两人之间关系也并非总是风平浪静。皮耶罗记得他父亲对于加拿大籍车手任意对待和滥用汽车这种不良习惯十分生气。而不仅是赛车。他回忆道,“当维伦纽夫到达时,从来不像其他人一样好好的停车。”他会来一个180度急转弯,把车停进正确的位置。我父亲看见总会大怒。


恩佐在管理其车队竞赛活动并有一种特殊的方式,尤其是接听来自赛道向他传递消息的一些着名电话。即使车赛进展顺利,恩佐总在电话中听来难以取悦。当Franco Gozzi在电话中告知恩佐,法拉利车队在纽伯格林举行的世界锦标赛中获得前三名时,他只多问一句,“那我们的第四辆车呢?”虽然恩佐已经知道第四辆赛车发生故障了。


恩佐密切注意他车手的一举一动。1979年,他亲口斥责乔迪·谢克特(Jody Scheckter)公开对媒体批评法拉利内部混乱无序。车手解释因为他“比赛刚结束一时疏忽多话”,而恩佐则提出来自杂志采访的证据,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对恩佐来说,赛事成败关键在于机器的所有部件。为了让技术团队不重蹈覆撤,恩佐开创了所谓“错误之屋” –衍生自“恐怖之屋” 一词,代表悲剧与恐怖事物的收集与展示。实际上是一个存放导致汽车故障而退赛的各种问题部件的柜子。当工程师或技术人员提出过去已造成问题的解决方案时,恩佐就会带他到该“错误部件收藏柜”,向他指出其中曾引发问题的单元。


恩佐的沟通方式不需要很多言语。这种语言模式,适用于以往没有无线电设备或移动电话的时代,每个人均独立作业并为自己的错误负责。最重要的是,这种沟通方式为法拉利传奇做出了贡献,这一传奇并随着时间不断成长茁壮。

Ferr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