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人员
11/29/2017

Daniel Harding与法拉利的Vincenzo Regazzoni一见如故

英国指挥家与马拉内罗的制造部门负责人的一番畅谈

无论在音乐界还是汽车业,是否获得成功均取决于起点。 于是当法拉利制造部门负责人Vincenzo Regazzoni和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交响乐团指挥家Daniel Harding会面时,不到30十秒双方已经察觉了彼此间的共同点,这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两人一同走进法拉利8缸汽车制造区域时,Regazzoni提到该建筑出自于名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之手。 “这就奇怪了”,Harding说,“我主要交响乐团所在的巴黎剧院也是由努维尔设计的 。” 他环顾四周继续说道, “这真是令人惊讶,我没想到努维尔的设计居然可以不用到黑色。” 


 Harding与Regazzoni一起参观马拉内罗 摄影: Simone Lezzi

事实上,我们所处的空间应用了明亮的色调、光线充足且通风佳,与一般的工业装配线的样貌相去甚远。与其说是车间,这里更像是手术室。 “原因很简单” ,Regazzoni解释说:“每一辆法拉利都独一无二。”我们有许多的规格,又提供无数的可能性,因此没有两辆汽车是一模一样的。 比方说,内饰可以选用任何一种材料。


曾有一位顾客要求使用鲨鱼皮内饰。 “你们当真提供了鲨鱼皮?”Harding问道, “我们尽了全力”,Regazzoni微笑着回答。于是我们进入了这次 
谈话的主题。


如何能够激发团队的潜能? 汽车制造如同交响乐演奏,拥有一个共同目标并不等于执行共同的行动计划。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每个成员都必须尽力而为。 


Harding解释道:“有乐队喜欢跟着指令,将指挥视为节拍器,他们习惯有人指示下一步该做什么。” 有一些乐队则必须加以协调来达成全体的一致。 我的导师Claudio Abbado倾向使用第二种方法。他对管乐器说,“听着第一小提琴” ,并指示小提琴去注意着大提琴 。 


 这两个人在观察法拉利的生产线 摄影: Simone Lezzi

换句话说,他设法培养乐团之内的默契。如此一来,管弦乐队内形成了一个关系密切的网络,即使其中一个连结断了,这个网络内部仍然能够有效地进行交流。


Regazzoni点头同意。  “每辆车都不一样。这意味着,在每辆车上作业的每个工匠都必须在相同的条件下工作,但每一次都不会进行完全一样的事情。 想教会一个机器人执行如此多变的职责是不可能的。 法拉利的自动化操作减少到最低限度,因为每辆车都不一样 。真的相当不同。 我们从来没有制造过两辆一模一样的汽车。 即使有这个意愿也很难做到。”


如果购买法拉利,你的期望就会特别的高。就像特别选择听由Harding所指挥乐团的观众一样。Harding解释说:“我相信这是一个关键。我想如果观众特别去听某人指挥的管弦乐队时,不仅对于将要欣赏的音乐,连对乐队的指挥也有所期望。” 

 他们在工厂找到了很多要讨论的事情 摄影: Simone Lezzi

 

“实际上,除了乐团的名声,更重要的是指挥家是谁可以影响我们的评价。”

从定义的角度来看,即使是法拉利,也是一辆汽车。你坐上车后启动发动机,但听见的声音不能被定义为“汽车启动时的噪音”。这不是一种噪音;而是向促成此成就而奉献全力的人们的一种致敬,无论是工程师、管弦乐队指挥,或是供众人欣赏罕见当代艺术的创作者。



人员
在马拉内罗首次访问中,科比•布莱恩特说明了他对未来的乐观态度,他与法拉利共同的哲学以及与意大利的特别关系 阅读更多 
02/15/2017
人员
歌手约翰·纽曼(John Newman)从排练中抽空接受访问,并告诉我们为什么法拉利一直令他梦寐以求 阅读更多 
06/0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