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人员
10/09/2017

保罗畅谈时尚、平克·弗洛伊德和法拉利

英国最伟大的设计师之一保罗·史密斯爵士是一位音乐爱好者,也特别钟情一切车辆,无论是两轮或四轮...

官方法拉利杂志:您在1960年代成为设计师。为什么那十年特别的具有创意,尤其是在英国?
保罗·史密斯爵士(PS):身为经历残酷二战后的第一代,我们终于获得了自由,可以高呼 “我要把墙壁涂成粉红色...我要蓄长发...”无论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阻止。整个时期最令人振奋的是,人们总算能够经由创造来表达自我。
 
当时,各种艺术创作活动纷纷崭露头角。 [向Nick点头]像是你们的乐团和其他杰出乐队无处不在,而在我的服装领域内,设计师也开始尝试以往只用在女装上的设计-像是花草图案与皱褶,这些特色在奧斯卡·王尔德后,还不曾出现男装造型上。


TOFM:我在某处读到您有过成为专业自行车手的抱负。

PS:那曾经是我最大的梦想,但是在发生一场严重事故之后,让我足足住院三个月之久。在医院那段期间,我和同病房的一些病患培养出友谊。有几位甚至与我在同一时间出院,其中一人说,“哦,我们同舟共济了一段日子,感情这么好应该要保持联系。”于是他们在诺丁汉选了一家名叫Bell Inn的酒吧作为我们聚会的地点。
 
而这家酒店,正好也是许多学艺术的学生经常聚集之地。所以霎那间,我走进一个充满创造力的辽阔世界。我记得和一些学生交谈,他们提到了像包豪斯之类的话题,我还以为那是诺丁汉附近的一栋议会大厦!
 
无论如何,我在酒吧幸运遇到一位女学生[Pauline],先成了我的女朋友,后来是我的终身伴侣。她学的是时装,这让我也产生极大的兴趣,于是去上了夜校。我的老师在军队担任裁缝师,经常为军旗敬礼分列式一类的仪式制作礼服。课程着重于如何透过剪裁效果,提升穿着者的身份地位,并营造出身型笔挺腿部修长的姿态。这些技术十分有用,一旦获得了传统的训练,接着便可以自行发挥。
 

TOFM:这段时间您是不是也看到了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乐队的表演?

PS:是的,我以前曾经去诺丁汉一个叫Boat Club的地方看平克·弗洛伊德乐队表演。在那时还能够到这种小地方,跟其他约150名观众一起站着看平克·弗洛伊德乐队的演出。 [问Nick]你还记得在Boat Club表演的时候吗?
Nick Mason Mason:记得我们表演《Nottingham University诺丁汉大学》...
PS:我肯定在那里看过你,也看到了Captain Beefheart 和Frank Zappa。我看到你们深夜急忙到场后就直奔舞台,记忆中你们个个身穿大衣。
 

TOFM:您也结识了许多位音乐家。

PS:当我18岁的时候,我认识了吉米·佩奇(Jimmy Page)。我为他做了几件裤子。还记得他腰围24英寸,但裤脚却采用28英寸。像一件上下颠倒的裤子...
 
我一直习惯随身带着几件自己设计的T恤衫。记得在Yardbirds演唱会,表演结束后与乐队成员聊天,顺便从我的包里拿出这些T恤向他们推销。我就是这么认识埃里克·克莱普顿、吉米和皮特·汤森这几位音乐人。 


一辆1956年法拉利 290 MM  摄影: RM Sotheby's

TOFM:意大利一直是您的灵感来源。

PS:我在托斯卡纳拥有一座房子,至今已有30多年了。我能感受到意大利特有的激情,那是一种人生态度。我一向非常喜爱法拉利的设计。当我在伦敦时,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到皇家汽车俱乐部(Royal Automobile Club)的游泳池游泳,我身为会员已经很久了。
 
凌晨5点,当我刚到达游泳池时,经常看见他们把这些非常昂贵、稀有又极为精致的汽车带到俱乐部。

最近我更看到他们将一辆最美的1956年法拉利Scaglietti Spider送进大门。那真是一辆惊人的法拉利。看起来着实是辆永恒的杰作。



人员
贾斯丁•韦兰德解释为什么以自己的滑稽个性为荣 阅读更多 
11/24/2016
人员
TOFM特约编辑尼克•梅森与音乐先驱兼国际社会活动家彼得•盖布瑞尔的对谈 阅读更多 
02/17/2017